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老婆的性爱视频电话
老婆的性爱视频电话
6个月前,我被总公司派到了武汉分公司处理分公司的事情,本来说好年前就能回家,没想到赶上了疫情,我犹豫了一天,就被封在了武汉。

  公司基本上都是武汉人,都各回各家,副总提前收到消息和两个助理都在封城前离开武汉,整个公司,瞬间只剩我一个人。好在还有年前购买的多余的公司年货没人要了,都归我了。小仓库里成堆的米面油和零食让我才能在这个冬天撑下去。

  白天还热闹无比的公司无比寂静,虽然空调开着,感觉也是非常寒冷,我一遍遍给公司的人打电话确保都安全回家,然后又给一千多里外的父母报平安。

  看着电视里的新闻报道,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,好在物资还有,不出门应该没啥事,我安慰自己。好在公司电脑还不错,我熟练的打开游戏,消磨着白天的时间。等游戏结束了,我抬头看看窗外,天已经全黑了。

  打开微信给老婆视频,窗口亮了,老婆光着身子呻吟着,一个男声说着,爽吗,骚逼?这个骚货,我就知道她不会寂寞的。她把手机翻了过来,果然是老贺。

  老贺是老婆公司里的同事,据说是个副主管,虽然叫老贺,其实才30多岁,不过样子显老,单从外表看,说50都有人信。老贺离婚了,一个人住离我家楼不远。一年多前,老贺被总公司排到我们所在的城市任职主管,在办公室里聊到了老婆,老婆这个人尽可夫的骚货一点都没矜持,没几天老贺就顺理成章的操了老婆,老贺的鸡巴尺寸足足有16CM,但极其耐久,每次都在40分钟以上,而且老贺体力很好,每次都能把老婆操的欲仙欲死,在征得我同意后,我们就3P了好几次,每次都是我先射后,老贺一个人享受老婆。每次我出门后,老婆也到老贺那操逼。

  之后的这两个月,老婆和老贺就每天视频给我看,每次看到老贺的鸡巴在老婆逼里进进出出,我就很兴奋,期待着回家和老婆、老贺大战一场。

  终于,封城结束了,我很幸运,没有感染,回到离武汉上千里的家里安心隔离。今天隔离也结束了,迫不及待的回到家重新加入了老婆和老贺。

  6个月没操了,鸡巴过于兴奋只有3分钟就缴枪了,然后看着老婆和老贺翻雨覆云。我靠着床,老婆伏在我身上,老贺在老婆背后操着老婆。我一个人承受着两个人的冲击力。老婆被操的胡言乱语,不停的说干死我。过了很长时间,老贺终于也到了尽头,要射了,老婆突然想起来,今天是危险期,让老贺拔出来,老贺急忙抽出了鸡巴。一道白色的精液射在了老婆的身上和我的头上,精液顺着脸进了我的嘴里。

  老贺射完后,我们3个就躺在一起,休息,聊天。我和老贺躺两边,老婆在中间,双手放在我们身上,撸着我们的鸡巴。

  电视上的毛片还在放着,老婆看了一会又想操了但我们两个都没反应,老婆就不停的给我和老贺口交,希望能快点硬起来。

  终于,老贺的鸡巴在老婆嘴里又有了反应。老贺一把抱过老婆架起老婆的腿放在肩膀上就再一次干了起来,我躺在旁边,一边摸着老婆的奶子,一边让老婆给我口交。过了一会,老贺有点累了要歇息一会,换我操。我可没有老贺的耐力,不敢快速抽插,慢慢腾腾的插,即便如此还是在10分钟左右射了出来,老婆显然不满足,翻身转了过去,我躺在床上,老婆把逼放我脸上,口里含着我的鸡巴,我和老婆在床上换成了69,老贺站在地上伸伸懒腰看着我们,过了一会,可能休息好了,然后走到我的头前,示意我把老婆屁股抬高点,他又插了进去。我就舔着老婆的阴蒂,当然也舔着两个人的交合处,偶尔还舔着老贺的鸡巴。

  又过了很长时间,老贺又到了尽头,猛然拔出了鸡巴,鸡巴掉在我的脸上,我猝不及防,张口含住了老贺的鸡巴,老贺的鸡巴自己插到我的嗓子眼,一股激流冲进了我的嘴里。冲进我的胃里。

  不等我反应过来,老贺用双手按住我的头,抽插着我的嘴,直到我把老贺的鸡巴清理完毕。老婆扭过头看着,再也忍不住,哈哈笑了出来。老贺说,看不出来,哥的口交技术确实不错。我笑了笑,怎么样还想试试?

  然后,我们3个走到了卫生间,老婆和老贺接吻,我蹲在两人前面,口里又含住了老贺软软的鸡巴,用嘴唇含住,避免牙齿碰到,同时舌头不断舔着老贺的龟头,老贺明显深呼吸了一下,用力抱紧了老婆。我慢慢感受到老贺的鸡巴在我的嘴里开始膨胀了起来。老贺把鸡巴拔了出来,一下把老婆推到墙上,插了进去。双手用力抬起来,老婆两条腿盘在老贺背上,两个人的体重都到了老贺腿上,老贺分开腿平衡着身体一下下向上冲击老婆的逼。

  两个人的体重加在一个人身上,老贺明显不能维持很长时间,一会功夫就把老婆放了下来。草草洗完,我们重新回到卧室,老婆躺在床上,我和老婆接吻,老贺直接插进老婆的逼里,老贺不再保留力量全力冲刺,老婆的奶子也在老贺的手里不断变形。老婆松开了我,抱紧了老贺,嘴里也一直嗯嗯的发着叫春的呻吟。

  终于,老贺一声低吼,再次拔出了鸡巴,全部射到了老婆身上,老婆用手把精液涂满了全身,那种满足感是我无论如何无法提供的。

  老贺仰头躺在床上,真爽,我听他口里说道。突然老贺的手机响了,老贺拿起手机说了几句,然后哈哈大笑挂了。回头对我们说,有个兄弟想加入,你看.........我明白了,更刺激的要来了


【完】